<noframes id="vvtbp"><address id="vvtbp"></address>

      <span id="vvtbp"><pre id="vvtbp"><del id="vvtbp"></del></pre></span>

      視力保護色:
      貫徹落實醫師法依法推進繼續醫學教育深入發展

      日期:2022-06-13

      訪問次數:332

      字號:

      2022年3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醫師法》(以下簡稱《醫師法》)從完善繼續教育體系和制度建設、加強繼續醫學教育組織管理、為醫師接受繼續醫學教育提供條件等多個方面,在法律層面進行了規定和要求。如何以《醫師法》頒布實施為契機,著眼衛生健康事業發展和醫務人員學習需求,推動繼續醫學教育高質量發展,務實高效地發揮繼續醫學教育在衛生健康人才培養中的重要作用,是今后一段時期面臨的重要任務。


      以保障繼續醫學教育權益為核心目標

      近年來,國家多個法規和政策文件對繼續教育發展持積極鼓勵與支持的態度。2015年8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印發的《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規定》明確提出“保障專業技術人員權益”“用人單位應當保障專業技術人員參加繼續教育的權利”及繼續教育經費投入保障等條款,為各行各業專業技術人員接受繼續教育提供了政策依據。2018年8月31日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將繼續教育支出列入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項目。

      在繼續醫學教育領域,現行的由原衛生部、人事部于2000年12月印發的《繼續醫學教育規定(試行)》明確指出“參加繼續醫學教育是衛生技術人員應享有的權利和應履行的義務”。2020年6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作為我國衛生與健康領域的第一部基礎性、綜合性法律,對繼續教育培訓工作提出了明確要求。2020年9月印發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醫學教育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及同年10月印發的《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關于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加快醫學教育創新發展指導意見的通知》,均明確要求推進繼續醫學教育創新發展、保證所有在職在崗醫務人員接受繼續教育和職業再培訓。

      《醫師法》第二十二條指出,“參加專業培訓,接受繼續醫學教育”是醫師在執業活動中享有的權利之一。醫師在執業過程中有權參加專業培訓,接受繼續醫學教育,不斷補充醫學新知識、新技術、新方法,為人民群眾提供高質量的醫療衛生服務?!夺t師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為繼續醫學教育專項條款,專門就醫師繼續醫學教育工作中,政府及有關部門職責、醫療衛生機構的主體責任、行業組織的作用發揮、醫師的繼續教育權利和義務、培訓要分級分類強基層等方面提出了明確要求。按照《醫師法》,各衛生健康主管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應加強繼續醫學教育工作,并從制度上予以保障,為醫師參加繼續醫學教育提供必要條件。各級醫療衛生機構是組織本單位醫務人員開展繼續醫學教育的責任主體,應當保障醫師參加繼續醫學教育的權利,并提供必要的支持條件。


      以適應崗位需要和職業發展為主體內容

      《繼續醫學教育規定(試行)》指出,“繼續醫學教育的目的是使衛生專業技術人員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保持高尚的職業道德,不斷提高專業工作能力和業務水平,提高服務質量,以適應醫學科學技術和衛生事業的發展”,表述較為宏觀和寬泛?!秾I技術人員繼續教育規定》提出,“專業技術人員應當適應崗位需要和職業發展的要求,積極參加繼續教育,完善知識結構、增強創新能力、提高專業水平”,即將繼續教育的主體內容定位于崗位需要和職業發展要求,既體現了繼續教育對象的個人發展需求,又很好地涵蓋了組織需求和國家需求?!夺t師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及釋義,均重在強調政府及有關部門、醫療衛生機構、有關行業組織應保障和促進醫師接受繼續醫學教育;各級衛生健康主管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應“根據各級醫師的崗位需要和職業發展需求”“采取多種形式對醫師進行分級分類培訓”。各級醫療衛生機構有著各自的功能定位和工作特點,各級醫師也同樣有著各自的職責要求及工作重點,因此,無論是單位制定繼續醫學教育培訓計劃,還是個人提出繼續醫學教育學習需求,均應符合《醫師法》所提“分級分類”的特點,也只有“ 分級分類” 組織實施,才會使得繼續醫學教育更有針對性、實用性和有效性。全國繼續醫學教育委員會辦公室發布的《國家級繼續醫學教育項目申辦要求》明確提出,申辦單位要基于行業需求和未來職業發展需求設計項目,收到良好反響。

      繼續醫學教育是一項繁雜的系統工程,受參與人數多、供需方交叉變換、個性化需求大、效果難以科學評估等因素影響,有其特殊的復雜性。面對當前發展中的一些困難甚至矛盾點,應更多地集中主要力量,把主體內容轉移到適應崗位需要和職業發展上來,抓住主要矛盾,解決主要問題,并為下一步全方位調整繼續醫學教育政策提供可行措施和思路引領。此外,將繼續教育的主體內容聚焦在“適應崗位需要和職業發展”,對于繼續教育對象反映的問題如部分學習內容與工作不直接相關但有遠期或間接幫助、在微信上的零散學習對工作有幫助但不能獲取學分等問題,自然會迎刃而解。


      以緊缺專業和基層人才隊伍建設為重點

      《醫師法》“第四章 培訓和考核”部分,首先在第三十七條對醫學教育改革發展方向和重點內容做了規定,包括“國家制定醫師培養規劃,建立適應行業特點和社會需求的醫師培養和供需平衡機制,統籌各類醫學人才需求,加強全科、兒科、精神科、老年醫學等緊缺專業人才培養”“國家通過多種途徑,加強以全科醫生為重點的基層醫療衛生人才培養和配備”。以上要求與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對醫學教育工作,尤其是緊缺專業人才培養工作作出的重要部署一脈相承。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強調“以全科醫生為重點,加強基層人才隊伍建設”“加強全科、兒科、產科、精神科、病理、護理、助產、康復、心理健康等急需緊缺專業人才培養培訓”。2017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深化醫教協同進一步推進醫學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7〕63號),要求促進醫學人才供給與需求有效銜接,加強全科、兒科、婦產科、精神科、病理、老年醫學、公共衛生、護理、助產、康復、心理健康等緊缺人才培養;“以基層為重點”,圍繞各類人才職業發展需求,開展有針對性的繼續教育培訓活動。2020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加快醫學教育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20〕34號),也明確提出以服務需求為導向、推進繼續教育創新發展等要求。

      《醫師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對加強基層人才培養提出了細化要求:一是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采取有力措施,通過定點支援、組團幫扶、送教下鄉、掛職培訓等繼續醫學教育形式,優先保障基層、欠發達地區和民族地區的醫療衛生人員接受繼續醫學教育;二是“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健康主管部門應當有計劃地組織協調縣級以上醫療衛生機構對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等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的醫療衛生人員開展培訓,提高其醫學專業技術能力和水平”。這是《醫師法》“強基層”的一項重要內容,要求縣級及以上人民政府衛生健康主管部門在基層衛生人才培養中發揮好組織協調作用,有計劃地組織開展針對性培訓,完善繼續教育平臺和環境,提高其醫學技術能力和水平。


      小結

      近年來,國家一系列有關政策法規尤其是《醫師法》的出臺,為更好地發揮繼續醫學教育在衛生人才培養中的重要作用提供了方向指引與廣闊空間。目前國家有關部門正著力推進繼續醫學教育文件修訂與試點改革,這是在黨中央把維護人民健康擺在更加突出位置的時代要求下、在“以人民健康為中心,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統籌部署下,為保障衛生專業技術人員學習權益、用專業知識和技能維護人民健康的重要制度謀劃。繼續醫學教育具有長期性和復雜性的特點,其成效也多是長期的潛在的而非直接直觀的。因此,繼續醫學教育的發展更加需要政府決策和政策引領,營造支持性環境和良好輿論氛圍,帶動社會各界攜手努力,共同開創新時代繼續醫學教育發展新篇章。(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20年第37卷第7期)



      分享到:
      娇妻荡女交换7

      <noframes id="vvtbp"><address id="vvtbp"></address>

          <span id="vvtbp"><pre id="vvtbp"><del id="vvtbp"></del></pre></span>